秦霄琰眼珠子一转,又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在美味佳肴下,几人倒也吃的其乐融融,甚至秦霄琰还有意邀请秦霄白留下来当一名大厨。

当然,这被秦霄白断然拒绝了……

当秦家大厨,亏他想的出来。

晚宴过后,秦霄琰也是捂着浑圆的肚子瘫坐在椅子上。

“我想过了,其实我们家有一个传统。”秦霄琰拿着牙签惕着牙缓缓道。

“什么传统?”秦霄白挠了挠头,看秦霄琰这幅模样就知道他是现编的,不过秦霄白倒也不揭穿。

“这个传统就是境界排名。”

“你看啊,我大哥因为是钻石境界,所以他才是大哥。”

“你呢,境界才黄金境界,还是我当哥比较好一点,以后我罩着你。”

“我在京都,人送外号,罩得住!”秦霄琰嘻嘻笑道。

“罩得住?”秦霄白笑了笑。

“白月好似也这么说过……”看着秦霄琰,他忽然想起了白月。

“白月……”一听到这个名字,秦霄琰脸色顿变,不过只是一瞬之间,他又恢复了桀骜不驯的模样,“切,我经常骑在白月脖子上锤他,他算个锤子!”

“是吧!”秦霄白附和了句。

“你开窍了,快,叫我哥哥!”秦霄琰兴奋道。

秦霄白笑而不语,倒是秦霄灵笑着道,“那我岂不是也要叫,我可是一点修为都没有!”

“姐,你那不算!”秦霄琰连忙摆手。

秦霄白看秦霄琰这模样,不禁又乐了起来,倒是秦霄瞳,一直笑着看自己这弟弟妹妹们,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他是知道秦霄白的真实实力的,一点都不担心会被秦霄琰欺负。

笑话,齐飞,青木狼王都被秦霄白一剑斩了,那修为就是自己都自愧不如,秦霄琰,还是算了吧。

倒是他忽然想起来秦霄白手上的暗裔利刃,不禁插上来缓缓道,“小琰,你卡在白金三多久了?”

“两个多月了!”秦霄琰点头回应。

“也不知道为什么,白月那小子莫名就白金二了,而且看他的架势,有点即将突破白金一的样子了!”秦霄琰摇头道。

白月怎么总压着自己一点境界,属实让他想不通。

自己的天赋也一点都不差好吧!

“要不,你让你二哥教教你怎么玩剑魔?”秦霄瞳忽然说道。

“他?”

“教我玩剑魔?”秦霄琰瞪大双眼道。

“他一个黄金境界何德何能教我玩剑魔!”秦霄琰摇头拒绝道。

倒不是因为他看不起秦霄白,只是自己一个白金境界怎么可能会让一个黄金境界指导呢,境界的观念在这个世界还是根深蒂固的。

“他还真有资格教你!”

“在我看来,他的剑魔绝对要比你强很多很多!”秦霄瞳笑着说道,声音很坚定。

这倒是让秦霄琰二人疑惑了。

他们心里很清楚自己这位大哥是什么人,从来不会把假的说成真的。

可这也太荒唐了。

一个黄金剑魔比自己强?

他再度看了一眼秦霄白,摇头不信。

而秦霄灵也一副不相信的模样。

秦霄白依旧一副笑呵呵的面孔,他跟秦霄琰玩的那局,也见识过秦霄琰的剑魔。

按照他的理解,太菜了。

不过他并没有说话,因为如此就成他来秦家放下马威了,他可不想破坏这个温馨的气氛。

秦霄瞳见此,心里清楚秦霄白在想什么,当下挥手,缓声问道,“小琰,你有拿到暗裔利刃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秦霄琰摇头,“暗裔利刃的获取难度实在太大了,即便是钻石境界,都没人拿到。”

“说实话,如果暗裔利刃的获取难度和能量飞爪,破晓之盾一样简单,我早就把白月摁在地上摩擦了!”秦霄琰恶狠狠道。

一想到每次跟白月干起来,人家左手能量飞爪,右手破晓之盾,他就一阵恼怒。

就是这武器的差距,白月都能把他吊起来锤!

“那真是可惜了。”秦霄瞳呵呵一笑,“你二哥正好有暗裔利刃!”

秦霄瞳话音一落,秦霄琰顿时站了起来,疯狂摇头,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!”

“我不相信!”

他自然不相信,一个黄金境界有暗裔利刃,怎么可能!

秦霄灵也摇头,她不修炼,但不代表他不懂。

大秦国最高境界的钻石三前辈都没有取到暗裔利刃,一个黄金境界的就已经获得了剑魔的认可,这怎么可能。

“你们不信,老二?”秦霄瞳看了一眼秦霄白。

“老二……”秦霄白脸色顿时划过一道黑线。“大哥,我劝你以后用其他词汇来叫我,老二这个,属实太怪异了。”

说罢,秦霄白也深吸一口气,当下,大手一挥,一把红色的巨剑落入手中。

只是,剑有些暗淡。

之前那一战过后,亚托克斯还在沉睡,加上好些时候没有用血祭这把暗裔利刃了,看起来确实有些黯淡无光。

可即便如此,真的便是真的,假不了!

秦霄琰看呆了。

秦霄灵也看呆了。

二人就这么看着秦霄白手上的暗裔利刃,脸上布满了不可思议的表情。

“这,是真的吗?”秦霄灵问道。

“是真的!”秦霄琰一眼就看了出来,这绝对是真的暗裔利刃。

那锋利的剑刃,没有任何神兵能够媲美。

他手轻轻滑过刀锋,手上便是一滴血顿时滑落入暗裔利刃中,消失不见。

一把嗜血的剑!

就是暗裔利刃,真的不能再真了!

秦霄琰眼睛都发起光来,看着暗裔利刃挪不动眼睛,手脚跃跃欲试,好似想借来玩一玩。

“别玩坏了!”秦霄白哈哈一笑,直接递给秦霄琰。

这时候亚托克斯还在沉睡,也不用担心他会出来诱导秦霄琰,即便诱导,也没用,因为这把剑早就已经认主了,亚托克斯一个人也没有办法控制暗裔利刃。

“好重!”入手,秦霄琰兴奋道。

暗裔利刃的手感极佳,霸气的外表就是它最大的优点。

片刻之后,秦霄琰依依不舍的把剑还给秦霄白。

秦霄白手一挥,把剑收了起来,笑着问道,“现在还想让我叫你哥哥吗?”

“不叫了不叫了!”秦霄琰摇头无奈道。

自己终归是个弟弟啊。

“叫我一声秦老师,我教你玩剑魔吧!”秦霄白摸了摸鼻子,笑道。

“秦老师!”秦霄琰脱口而出。

这也把秦霄白看的愣了一下。

他哈哈一笑,“乖!”

“秦老师,你能叫我一声哥哥吗?”

“……”